正倖老师 42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现在正在收看的节目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今天的主题是:“真如是不是真心?”

琅琊阁的质疑,正觉说:【般若毱多虽未战先怯,但他的《破大乘论》中有一道问难:【真心】是不是所缘缘?这问题曾经难倒了大乘学人十二年之久。般若毱多提出的问难是说:修学大乘的人都主张证悟【真心】后,意识生起根本无分别智,可以依这个般若慧来了别【真如】。但是你们又说意识能分别了知的都是有相的法,而【真如】却是无相。既是无相,就不能成为相分被意识所了别,当然就不是意识所缘的对象了。般若毱多的这个问难是在质疑“大乘法可以证悟真如”这事,而当时印度大乘学人大都没有亲证真如,因此无法回答。但对来印度前就已恢复证悟明心证量的 玄奘大师来说,这问题是易如反掌。玄奘大师说,证悟者亲证第八识真心以后,可以现前观察第八识真实存在且如如不动的真如体性。虽然真如心确实是无相,有别于世间一切相,但祂的清净体性却能够被证悟者观察到,所以祂能够成为证悟者的意识所缘、所了别的对象。这是古今一切证悟者和真正禅师们都能够直接观察确认的事实。】 (〈正觉法义辨正:玄奘文化千年路(第五集)辨正纲要〉,琅琊阁。)

琅琊阁的质疑:【上面第一段是根据文献写的,但是偷换了一个非常重要概念。般若毱多争论的是“真如”不是“真心”,正觉同修会在上面的论述里面一时用“真如”,一时用“真心”。之前的文章已经指出,唯识学没有“真心”这个名词和概念,可以称为“真”的只有1.三性中的圆成实性,2.真如,或是3.成佛时的无漏八识。在上面两段文字里面,正觉在第一段偷换概念,将“真如”、“真心”画上等号,误导观众。在第二段,正觉再偷换概念,将“真心”和“第八识”画上了等号,整段话都是用正觉的“明心见性”理论套在玄奘大师头上,根本不是玄奘对般若毱多的驳斥,……正觉错解玄奘本意,如果正觉同修会不纠正自己的说法,就是故意栽赃玄奘大师,误导观众。……所以《成唯识论》说大乘真见道是“根本无分别智证真如”,萧平实居士就可以扭曲为“证悟第八识真心,现观它的真如性”。“真如”是一切有为法(现象)的真实相状(法性)。《成唯识论》卷9:此诸法胜义亦即是真如。真谓真实,显非虚妄;如谓如常,表无变易。谓此真实于一切位,常如其性,故曰真如。即是湛然不虚妄义。经论什么时候说“真如”是指“第八识之真实存在性、于六尘如如不动性”?正觉同修会根本不理解这个争论的法义背景始末,以及玄奘解救此问难的关键理论,正觉在这个视频还有《佛法东来》里面对这个事件的描述,只能以“满纸荒唐言”来形容。此事件始末以及其中关涉的法义大略见于《宗镜录》卷70及《成唯识论述记》卷7之记载。】(〈正觉法义辨正:玄奘文化千年路(第五集)辨正纲要〉,琅琊阁。)

解析如下:真心之体性——不观六尘、不会六入。真心阿赖耶识虽住于身中而无所住,非形非色、六入不会、无分别性,本性清净、非善非恶、远离能所分别,不落境界故无所住。于无所住中,却能于行住坐卧乃至睡着无梦时,分分秒秒刹那刹那而生其心,乃至昏迷、死亡、住胎之中,意识不能觉知之时,祂依然刹那刹那不断地生其心。如是第八识真心,虽不离境界,却不在境界中,性如金刚而不可坏,故名真心,以此名表显其余七识都是妄心,如是说法并无过失。而此真心第八识虽然出生万法,然而此一真心从来不生,并且出生万法而随万法运行之时,时时显示其真如的性相,所以经中有时又说此第八识名为真如。例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说:【天王当知!真如名为无异、无变、无生、无诤,自性真实,以无诤故说名真如;如实知见诸法不生,诸法虽生,真如不动;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清净离垢本来不染,自性明净、自性不生、自性不起,在心意识非心意识,性即是空、无相、无愿。】(《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这样的经文中,明说第八识心即是真如,并非六识心上有什么真如可言;因为真如是出生诸法的心,能出生蕴、处、界、入等法,六识心都不可能出生任何一法,绝对不是真如,所以把第八识说为真如也行,说为真心也行,只要法义正确,要怎么说都行。琅琊阁执文字谷,不懂其义,所以直接将谷送入口中吃起来,即是愚人。

般若趜多和琅琊阁等人一样,都没有实证第八识,所以无法现观第八识所显示的真如法性,便将真心与真如当作两回事,如同学术界那些专作文字训诂的俗人一样,永远无法懂得佛法。所以对于正觉同修会将第八识有时说为真心、有时说为真如,他只能依文解义而觉得矛盾,于是心中的思想便混乱起来,觉得别人说的都不对,其实只是他一个人不会、不懂,就指责说“正觉在第一段偷换概念,将‘真如’、‘真心’画上等号,误导观众”,其实只是他自己的误会所致。

琅琊阁又说:【唯识学没有“真心”这个名词和概念,可以称为“真”的只有1.三性中的圆成实性,2.真如,或是3.成佛时的无漏八识。】这里就有三个法必须依照 世尊的圣教讲清楚:圆成实性、真如、无漏八识。圆成实性是第八识能圆满成就一切染净诸法的真实自性,简称为圆成实性,并不是外于第八识以外能有圆成实性。琅琊阁显然误会而外于第八识心想要证得圆成实性,他得要等到驴年马月到来时才有机会证得另一个圆成实性。

由于第八识摄藏一切诸法种子,所以才能圆满出生一切染净诸法,才能称为圆成实性。所以《成唯识论》引述经文而说:【由摄藏诸法,一切种子识,故名阿赖耶,胜者我开示。】(《成唯识论》卷3)亦因此故而名为阿赖耶识,因为同时摄藏了染污的种子故。所以《成唯识论》卷8说:【三性、五事,相摄云何?诸圣教说相摄不定,谓或有处说,依他起摄彼相、名、分别、正智,圆成实性摄彼真如,遍计所执不摄五事。】所以圆成实性就是真如,依第八识的真实如如法性而能成就一切染净诸法的功德,就说为圆成实性,外于第八识即无丝毫圆成实性可得故。

所以《解深密经》卷2〈一切法相品 第4〉说:【云何诸法圆成实相?谓一切法平等真如,于此真如,诸菩萨众勇猛精进为因缘故,如理作意、无倒思惟为因缘故,乃能通达;于此通达渐渐修习,乃至无上正等菩提,方证圆满。】这经文中已经明说了“一切法平等真如”就是圆成实性的法相。如今琅琊阁外于第八识而想要证得圆成实性,绝对不可能,因为真如就是第八识的真实自性故,所以《成唯识论》卷10说:【真如亦是识之实性,故除识性无别有法。】意思是说,真如也就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真实自性,所以除了第八阿赖耶识的自性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法可以说是真如了。第八识既然就是真如,又是能出生一切染污法及清净法的不坏心,永不可坏,称之为真心,又有什么过失?

《楞严经》说:“知见无见,斯即涅槃。”(《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5)我们如果很清楚的知道,而且看见了那个看不见的心,那就是涅槃本心,是真如真心。诸菩萨依于这样的第八识真心修行,到达佛地时断尽习气及尘沙无明,才改名为无垢识,又名佛地真如;未到佛地,不能称为佛地真如。因此明心的人所谓的真心、真如,其实只是阿赖耶识,是真如的前身,为众生方便说为真如。以此缘故,说第八识名为真如或真心,又有什么过失?真心第八识是常住而不间断的,真实心具备了四种“遍”,就是“遍一切时、遍一切处、遍一切界、遍一切地”。体性真实存在,可以让人在证悟之后现前体验祂的运作,但是真实心的法相,祂虽然有真实体性,可以由证悟的人证知而现前体验祂的体性,却又是无形无色的空法,不是色法、不是物质的法,所以又叫作“空性”。这样的心,说为真实心,又有什么过失?而祂始终都在显示真如法性,称之为真如,又有什么过失?

佛说“一切法都是自心所现”,有时又说“能取的觉知心与所取的六尘皆是自心现量”;既然能取的七转识及所取的五色根与六尘都是第八识所出生的,这已经足够显示第八识具有能够圆满成就诸法的真实性了,当然圆成实性讲的就是第八阿赖耶识。琅琊阁想要外于第八识而另外找到圆成实性,当然永远都不可得,只能是心外求法的妄想罢了。既然这色声香味触是如来藏所变现的,当然祂就遍于这五尘,然后法尘就在这五尘中出现,所以法尘也是祂所变现的。所以说如来藏遍十二处。我们的见闻觉知心不能遍十二处,只能在十二处的根与尘相触的“触处”存在,所以祂是妄心;如来藏——你的第八识——遍于十二处,所以祂当然可以叫作真心。一切人间的有情众生都同时具有真心与妄心,并不是只有真心,也不是只有妄心,因此人间所有的有情都是真妄两心和合并行。不了解实相的人会说:“心只有一个啊!怎么会有两个呢?”不了解的人总以为:我们这一个见闻觉知的心,祂就是真实心,因为除了这个心以外,就没有别的心可以找得到了!所以说第八识就是真心,这样说有什么过失呢?

真心阿赖耶识既能持身、舍身、入胎、住胎、出生,当知此心因地真如住在身中,犹如虚空无形无色,非在虚空。既然此阿赖耶识可以入胎、住胎而出生蕴处界入等法,就是有情生命的本源,说祂为真心又有什么过失呢?而亲证此心的一切人,凡有所见都一样看见一切有情的蕴处界入自始至终都不曾一刹那离开第八识,因为全都要由阿赖耶识在背后作为这一切法的所依,并且配合着持续运行,蕴处界入等法才能继续存在及运行;这样而说第八阿赖耶识为真心,又有什么过失?所以《解深密经》卷2〈无自性相品 第5〉说:【若即于此分别所行遍计所执相所依行相中,由遍计所执相不成实故,即此自性无自性性,法无我真如清净所缘,是名圆成实相。】这就是说,如果有人能在这个分别心所运行的遍计所执相所依的各种行相中,已经可以使遍计所执的行相不成就、不成为真实的缘故,就在这个遍计所执的自性没有自性性的法无我的真如的清净所缘境界时,就称之为圆成实性的行相。换言之,遍计所执性只是在依他起性的所生法上面,由于虚妄之想而认定为真实我或真实法,所以成为遍计所执性,这遍计所执性的行相即是遍计所执相。如果有人证得第八识而现观祂运行时所显示出来的真如时,便能了知依他起性的诸法都不真实,不该执著为真实我或真实法,这时就会使遍计所执性消失,改缘于法无我性的第八识心体;因为祂时时都在显示法无我性的真如,于是缘于这样的真如境界,这就是圆成实性所行的行相。所以琅琊阁想要外于第八阿赖耶识,另外寻觅圆成实性,永远只是妄想而不可得,名为心外求法的佛门外道。

《大集经》云:【一切诸法无作、无变、无觉、无观,无觉观者名为心性。】(《大方等大集经》卷11)《维摩诘经》云“法不可见、闻、觉、知”。 (《维摩诘所说经》卷2)又云“不观是菩提”。 (《维摩诘所说经》卷1)坐至遍满虚空时,依旧不离觉观,不是真心。真心远离能所分别及觉观,而琅琊阁坚决主张阿赖耶识能了别五尘,那就是有分别心;其实是把意识套上阿赖耶识的名义罢了,不是真正的阿赖耶识,那么他想要求证真如,也是永远不可能的事。又如《摄大乘论释》卷6说:【故似唯识亦不得生者,谓唯识相亦不得起,何以故?计有识时即有义故。从是已后现证真如,此现证位不可宣说,内自证故。尔时菩萨平等平等所缘能缘无分别智已得生起者,所缘谓真如,能缘谓真智;此二平等譬如虚空,即是不住所取能取二种性义,由不分别所取能取,是故说名无分别智,如是悟入圆成实性。】意思是说,证真如以后,转依真如的无境界境界时,所见的唯识性也跟着消失了,连唯识性都不得生起,更何况其后的唯识相,当然也不得生起,这才是转依真如成功了。所以真如的境界中无一法可得,连证真如的智慧也消失了,才是真的证真如,此时即说真如与智平等平等。这时也远离能取的七识心及所取的内六尘相分,能缘真如的真实智慧由于转依第八识真如的缘故也消失了,所以说智与真如平等平等,才是证真如。缘于这样的真如境界时,才能说是圆成实性。

这样看来,圆成实性就是证真如,能现观第八识具有真实如如的法性;而且能出生一切染净诸法,能圆满成就一切染净诸法,才能名为圆成实性。如今琅琊阁外于第八识真如,想要证得圆成实性,或者说他已经证得圆成实性,当然都只是妄想罢了。所以《成唯识论》中明说,真如只是第八识的真实性,琅琊阁既然自称懂得此论,就不该违背论中所说的真实义;至于佛地八识的清净法界,琅琊阁连实证第八识的证量都还没有,连对第八识该有的真正知见也没有,谈到佛地八识的事就不需要了。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正觉发愿文

愿我修学大乘理,不遇声闻缘觉师, 愿我得遇菩萨僧,受学大乘第一义; 不久见道证真如,随度重关见佛性, 随我导师入宗门,亲证三乘人无我。 愿具妙慧勇摧邪,救护佛子向正道, 普入大乘第一义,受学究竟微妙理; 愿随导师学种智,通达初地法无我, 修除性障起圣性,发十无尽大愿王。 愿我依佛微妙慧,善修菩萨十度行, 无生法忍增上修,地地转进无障碍; 乃至究竟菩提果,不舍众生永无尽, 愿我世尊恒慈愍,冥佑弟子成大愿。 南无释迦牟尼佛,南无十方一切佛, 南无大乘胜义僧,南无究竟第一义。